“俄罗斯通过”调查进入深水区,特朗普还是重演水门事件?

马纳福·赵敏(Manafort Zhao Sensitive)从5月份开始的“俄罗斯通行证”调查,最近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10月30日,特朗普的三名前竞选成员被正式起诉:竞选经理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d)、马纳福特的商业伙伴里克·盖茨(Rick gates)和竞选外交政策顾问乔治·帕帕佐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

这意味着“全俄罗斯范围”的调查已经接近特朗普的核心圈子,并可能在未来将特朗普本人置于危险之中。

对参与“俄罗斯通行证”核心圈的马纳福特和盖茨(Manafort and Gates)的指控与“俄罗斯通行证”没有直接关系,而是与他和乌克兰政府之间的关系有关。

2012年,马纳福德曾担任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所在政党的地区党顾问。根据美国法律,马纳福德为外国政治家和政党服务,应该注册为“外国代理人”,但他并没有通过一系列行动如实注册。

2012年至2013年,马纳福特控制的离岸公司在全球转移了300多万美元,其中大部分流向美国,涉嫌洗钱。

如果指控成立,两人将面临10至15年监禁。

帕帕佐普洛斯对特朗普来说比马纳福特更危险。

他于7月27日被检方秘密逮捕,并于10月5日与穆勒的团队达成认罪协议,承认提供虚假供词。

帕帕佐普洛斯曾联系过一位与俄罗斯官员关系密切的伦敦教授,他声称俄罗斯政府有关于当时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的“黑色材料”,但他告诉联邦调查局,相关联系是在加入特朗普竞选团队之前,但实际联系是在他加入竞选团队之后。

此外,帕帕佐普洛斯还试图利用教授与俄罗斯的关系安排特朗普的竞选团队与俄罗斯官员会面,但他最初表示教授无关紧要。

马纳福特的被捕与特朗普无关,但不排除他将来会提供其他有价值的信息。另一方面,帕帕佐普洛斯试图让俄罗斯参与美国选举,以帮助特朗普。将来,他可能会提供更多的秘密来为自己开脱。

考虑到这两个人的身份和所涉及的情况,对“通俄罗斯门”(TongRussian Gate)的调查显然已经进入深水区。

2016年12月29日,奥巴马在情报部门报告俄罗斯黑客干预美国大选之后,宣布了对俄罗斯的惩罚措施:驱逐35名俄罗斯外交官,同时关闭在马里兰和纽约的两个据称用于情报收集工作的俄罗斯办公地点。2016年12月29日,在情报机构报告俄罗斯黑客干预美国选举后,奥巴马宣布了针对俄罗斯的惩罚措施:驱逐35名俄罗斯外交官,关闭据称用于情报收集的位于马里兰州和纽约的两个俄罗斯办公室。

“俄罗斯之门”就在地平线上。

2017年2月,白宫国家安全助理弗林(Flynn)因在“俄中”问题上撒谎,辞去了白宫历史上寿命最短的官员一职。

弗林被披露在特朗普与奥巴马的权力交接期间曾与克里姆林宫有过秘密接触。他还涉嫌与俄罗斯驻美国大使私下讨论美国对俄罗斯的制裁。他暗示特朗普将在就职后解除对俄罗斯的制裁,并向外界撒谎说他从未谈及此事。

“俄罗斯之门”开始正式发酵。

5月9日,特朗普突然解雇了时任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komi),科米主持了联邦调查局对俄罗斯是否干涉美国选举的调查,包括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是否与俄罗斯勾结、合谋,引发了公众骚动。

5月17日,美国司法部任命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穆勒(Mueller)为特别检察官,正式调查“俄语”案件。

6月8日,当科米出席参议院听证会时,另一个人也参与其中:塞申斯、现任司法部长和特朗普竞选团队的核心成员。

科米说,会议与俄罗斯驻美国大使基斯利亚克有“两次以上的接触”,而会议在今年1月的确认听证会上明确表示,“我没有与俄罗斯人联系”。

《华盛顿邮报》后来透露,去年7月和9月,会议分别会见了俄罗斯驻美国大使基斯利亚克。九月份的会议地点也是塞申斯的办公室。

会话显然在这个问题上撒了谎。

随后,《纽约时报》7月初报道称,特朗普的大儿子、小特朗普在去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会见了一名与克里姆林宫有关系的俄罗斯女律师。会议于去年6月9日在特朗普大厦举行。

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和时任特朗普竞选团队主席的马纳福特(Manafort)也出席了会议。这样做的目的也是为了获得克林顿的黑色材料。

特朗普自己会参与吗?9月15日,社交媒体脸书提交了俄罗斯在穆勒-3000条政治广告的压力下利用脸书干涉美国选举的证据。这些花费100,000元的广告大部分都发表和传播了关于有争议问题的煽动性言论,赞扬特朗普,批评希拉里。据估计,已经有1000万人见过它们。

从上面可以看出,穆勒的调查越来越接近特朗普。

自从“俄罗斯通行证”(Russia Pass)的发展以来,俄罗斯对美国大选的干预几乎是确定无疑的,也有确凿的证据表明特朗普团队联系了俄罗斯官员,以获取希拉里·克林顿的“黑色材料”。

穆勒的团队并没有调查这些明显的事实,而是以下关键问题:特朗普知道核心团队和俄罗斯大使之间的联系吗?接触内容是否涉及特朗普当选后俄罗斯政策的调整;假设这种接触是受特朗普启发或默许的,它会把这作为交换条件,让俄罗斯参与选举并为特朗普的选举做些有益的事情吗?

随着调查的深入,不排除特朗普的亲信可能被起诉,甚至亲自参与。

“俄罗斯通行证”始于俄罗斯对美国选举的干预,显然是希望通过干预改善俄美关系。然而,俄罗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获得任何优势,相反,它是弄巧成拙的。

一方面,随着“俄罗斯通行证”(Russia Pass)政策的曝光,美国政界人士对“俄罗斯通行证”政策的提及变得苍白无力,回避它是因为担心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人敢提议改善俄美关系,解除美国制裁将是一个遥远的前景。另一方面,它加深了美国精英对俄罗斯已经存在的反感和敌意,这种影响可能更深远。

这些显然违背了俄罗斯的初衷。可以说俄罗斯弊大于利。

然而,即使特朗普因为俄罗斯的干预赢得选举,他的幸福也将是短暂的。“全俄罗斯”调查可能会贯穿他的整个任期,让他筋疲力尽,几乎没有多余的能力推进真正重要的问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