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察院指控八人

上海报道,经过六个月的调查工作,国泰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金钟资产(以下简称“上海金钟”)在涉嫌非法集资诈骗高达390亿元的案件中终于有了新的进展。

据悉,10月13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发出通知,称公司犯罪嫌疑人徐勤、李珏、陈家静、唐军、叶舞、陈亮、江小鱼、孙唐珂已于2016年10月13日经依法调查受理后移送上海市公安局审查起诉。

记者了解到,今年4月初,一张金代美女在网上炫耀财富的照片最终涉及到两家大公司,金代和国务院太平洋部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总额近399亿元。

经上海市公安经济调查部门调查,中晋部门未偿金额超过52亿元,涉及投资者12000多人。

疯狂庞氏骗局然而,被骗的投资者人数高达25000人。

在八名嫌疑人中,许勤是真正的幕后操纵者。

根据官方消息和许勤自己的声明,许勤于2011年11月注册了第一家以“金钟”一词命名的金融咨询公司。

2012年,许勤出院后,开始了“致富之路”。

金钟公司开业时,总资本为500万元。起初,他在短期内从约40名投资者手中筹集了5000万元人民币,承诺每月2%的收益率。

第一桶黄金的到来让徐芹的野心更大了。他想筹集50亿元。

为了实现他的目标,他花了很多钱包装金钟公司。

著名台球运动员的代言、电视节目的命名和市中心显眼的广告牌……这些都是中国和山西的高强度宣传。

通过各种包装方式,金钟部门吸引了10%-25%的高回报投资者,甚至在2015年推出了收益率为400%的产品。

为了实现50亿元的目标,许勤成立了220多家有限合伙企业。

“成立这么多企业的原因是为了掩盖以私募股权基金的合法形式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目的。

因为根据中国证监会证券法的要求,每只证券基金不得向50名以上的投资者募集资金。当时设计的筹资计划要求近200家或更多公司筹集资金。

”许勤坦白道。

然而,经公安部门核实,在全国和山西销售理财产品的220多家“有限合伙企业”中,只有一家向证券监管部门备案。

中晋部门几乎所有的资本都是内部流通的——“合伙制企业”将公共资本吸收到国泰控股,国泰控股用资本重新包装“子公司”,并对冲股市。几乎没有投资利润渠道。投资者的本金和利息来自新投资者的资本。

许勤本人在审判中承认,中国和山西的资本运营模式是“庞氏骗局”。

也有记者从网上逃脱,从相关渠道了解到,上述八名嫌疑人不一定是金汉系统的最终审判名单。

上海检方也在10月13日称,公安机关向检察机关移送嫌疑人也可能存在同案遗漏嫌疑人,如果存在这个情况,受害者可以向公安机关或者直接向检察院提供素材予以举报。上海检方还在10月13日表示,当公安机关将嫌疑人移交检察机关时,同一案件中可能有嫌疑人失踪。有此情形的,被害人可以向公安机关或者直接向检察院提供材料进行举报。

工商数据显示,国泰投资的股东为8名自然人:陈家静、江小鱼、叶舞、陈亮、孙唐珂、张晓云、江琳琳和朱裴军。

这8人在移送检察院的名单中占5人,即陈家静、江小鱼、叶舞、陈亮和孙唐珂。

国泰的实际控制人徐勤没有持有直接股份。然而,根据工商股权变动信息,国泰投资在2013年成立之初只有两个股东:徐勤和李珏,他们分别投资6000万元和4000万元持有60%和40%的股份。两人都被移送检察机关。

另一名被移送检察机关的犯罪嫌疑人唐军是国泰控股集团控股子公司上海金钟一期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今年4月6日,上海公安局官方微博“警民直通车”宣布,2016年4月4日,上海公安局经济调查股调查处理了“中晋”相关公司,如国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中晋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上海中晋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等“中晋”相关公司,据公众报道。实际控制人员许勤等人在准备出国时,在机场被公安人员当场拦截。其余20多名核心成员都在4月5日被捕。

4月5日,警方搜查了许勤的房子,寻找证据,包括几只著名的手表、包和奢侈品。

并随意放在桌子的角落里,总共有数百万的国家货币。

徐勤个人挥霍的公司资产包括豪华住宅3亿元、豪华轿车1.48亿元、游艇1390万元和豪华包机2300万元,总计近5亿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