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储君拒绝承认4.82亿元罚款,提起诉讼并要求赔偿489亿元。

近日,储君被证监会罚款一事再次成为资本市场的热门话题。

6月26日,香港市场失当行为审裁处(以下简称“审裁处”)向谷开来科技控股有限公司(前香港08056)(以下简称“谷开来”)前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谷开来发出罚款,判处谷开来储君交出近4.82亿元市场失当行为利润,为审裁处有史以来最高金额。

于2016年12月29日,审裁处裁定谷储君及葛林克尔的三名前董事张锡汉、胡晓慧、许万平及前首席财务官莫永嘉涉嫌披露虚假或误导性资料以诱使他人根据《证券及期货条例》进行交易的市场失当行为。

自2017年10月1日起,储君和上述三名绿酷前董事在五年内不得担任上市公司或持有上市公司股份的公司的董事或参与相关管理。

从鼎盛时期拥有五家上市公司,到沦为失去一切、入狱七年后又回来的囚犯,顾储君似乎是私营经济发展史上一个颇有争议的人物。

转眼间,绿酷已经被除名10年了。

当时,顾储君因非法披露和挪用资金而入狱。

出狱后,顾储君仍然没有放弃自己的清白。

「我绝对不赞成香港的这项判决。

“现在是天才国际名誉主席的顾储君非常坚定地告诉记者。

现在57岁的顾储君头发花白,左眼睑经常颤抖,这可能是被判入狱的原因。这个曾经震惊的企业家此时就像一个普通的老人。

顾储君不会想到,在他的监狱生活于2012年结束后,他仍然在等待一条不平的道路来证明他的清白。

顾储君于2005年被捕,香港格林克尔公司于2006年被查封,所有财务报表也被查封。

经过这么多年,我们仍然没有发现顾储君在香港有任何非法活动。

谷开来曾于2016年10月18日向香港证监会审查部提交报告,但未获通过。

记者问为什么他不能出示自己的证据,因为质疑法庭裁决的证据是伪造的。“目前,不仅无法获得部分反映事实的原始材料,也无法获得能够反映格林科尔的财务报表。

”顾储君说道。

当时,格林克尔国内分支机构的财务报表和公章全部由广东省佛山市经济调查小组封存,妨碍了格林克尔正常办公。

后来,当顾储君向经济调查和审计机构索要财务报表时,他得到的回答是密封的财务报表被雨水侵蚀,材料被销毁。

但奇怪的是,公章也无缘无故地消失了。

这导致顾储君无法对诉讼做出回应,也无法提交任何材料。

“他们没去查,我被定罪了。

”顾储君兴奋地拍着桌子说道。

顾储君坚信,他被捕是因为广东科龙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龙电器)。

然而,顾储君的律师陈有西向记者解释道:“当时挪用资金罪的特征是,调查部门认定科龙电器的资金被挪用给格林克尔。根据这个特征,格林克尔可以被密封起来。

然而,顾储君的三项指控并未成立,他的辩护非常明确。

“6月27日,即法庭做出判决的第二天,根据顾储君向法庭发表的声明,顾储君认为格林克尔和他的同事只是这起不公正案件的受害者,并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请,最高人民法院将他们送回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重审。

奇怪的是,对顾储君案的判决已经被多次推迟,但仍然失败。

据顾储君介绍,此案于2014年1月17日正式立案。如果顾储君的案子按照正常程序在2014年7月16日结案。


随后,法院宣布,自2014年10月以来,该案件的审理被推迟了多达10次。

新《刑事诉讼法》规定的办案期限表明,人民法院应当自作出提审决定之日起三个月内,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完成案件的再审,期限延长不得超过六个月。

“他们一直在非法拖延。

”顾储君告诉记者。

首先,办案机构还将通过电话报告和解释延误的原因。自第七次以来,办案机构没有通知和联系顾储君和他的律师,只是通过其网站发布了审判限制的最终通知。

顾储君每次都通过各种渠道进行谴责,但相关处理机构没有给出任何解释或回应。

“他们只是说,一直在请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产生结果。

”陈有西告诉记者。

当科龙的合并导致“灾难”时,顾储君在一审中被判三项罪名“虚报注册资本、非法披露和挪用资金”。

被判10年监禁7年,顾储君从拥有5家上市公司到一无所有,都是因为15年前的合并造成的“灾难”。

十多年前,国内市场上只有海尔、科龙、美菱和新飞四家企业每年销售100多万台冰箱。

其中,海尔和科龙各占全国冰箱市场的20%以上,所以有北方海尔和南方科龙的说法。

当时,科龙电器享有无限风光。

科龙于1996年7月23日成为香港h股上市公司,并于1999年7月13日成为深圳a股上市公司。

此后,由于外部环境和科龙自身的发展,它遇到了困难。

2000年和2002年,科龙电气分别亏损8亿元和16亿元。

2000年,顾储君带领格林科尔进入香港创业板完成上市。

看到科龙电器已经遭受严重损失,顺德市政府不能坐视不管。

2001年,一位香港投资银行家偶然建议储君收购科龙电气。当时科龙电气处于严重亏损状态,正在到处寻找买家。

2001年4月,顾储君开始与顺德市政府联系。

政府对其控股股份的总报价为5.6亿元人民币,而顾储君团队的报价为3亿元人民币。

值得注意的是,当科龙电气2001年报告盈利1000万元时,管理层预测2001年盈利4亿元。政府受到了极大的鼓励,并不急于出售股票。

然而,让科龙电气和顺德市政府没有想到的是,2001年9月底的季度审计报告显示,当年亏损超过15亿元。

一天晚上,顺德所有大银行都被告知了这一情况,几家银行联合准备冻结科龙的股份,并试图拍卖它们。

因此,顺德市政府再次找到顾储君协商股权转让。

“我们很快就达到了3.48亿元的总成交价。

”顾储君告诉记者。

格林克尔立即出资3亿元现金,顺德市政府安排了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对格林克尔提供的两项专利权进行评估。股价9亿元,注册资本12亿元的顺德格林克尔企业发展有限公司(后更名为广东格林克尔企业发展有限公司)迅速成立。所有手续都由顺德市政府人员办理。

对于虚拟注册资本,顾储君拿出了广东省科技厅颁发的高新技术企业证书。

但是,根据广东省委办公厅[2003年17号文件,技术等无形资产可以作为设立企业的资本,技术成果的评估价值在企业注册资本中的比例可以是无限的。

顾储君的三大犯罪中,最严重的是挪用公款罪。

“这是最荒谬的指控。

刑期也是最重的,8年。

”顾储君说道。

2002年1月7日,格林克尔正式进入科龙电器。当时,科龙已经连续两年遭受巨大损失,并被戴上圣帽子。

因为在收购时,银行要求顺德的格林克尔(Glinkle)替换政府对科龙电气在银行的20多亿贷款的担保,而且银行没有向科龙提供新的贷款,如果格林克尔没有为科龙的贷款提供财政援助,科龙将无法生存。

“当时,我问律师是否有必要宣布贷款给基隆。律师说不需要宣布。

”顾储君解释道。

然而,挪用公款罪却发生在江西科龙公司。2002年7月至2005年4月期间,江苏格林克尔发生了一次账户外资金转移。

根据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发布的江西科龙与江西格林克尔2002年7月至2005年4月期间的财务审计报告,科龙的资金流入为13.36亿元,流出为9.74亿元,盈余为3.62亿元。

“挪用资金是错误的,事实上科龙在犯罪前一直欠着格林格的钱。

”陈有西告诉记者。

这封价值2.76亿美元的担保信从天而降,事件发生后,顾储君被终身禁止进入资本市场。

2004年12月1日,在储君监狱服刑期间,监管机构就科龙电器是否出具了广东发展银行第二营业部2.76亿美元的保函向科龙发出了调查函。

科龙电器自检后,于2004年12月4日回复监管部门,并报告不存在此类问题。

根据广东科龙电器有限公司担保信息自查报告,公司已向广东发展银行深圳分行第二营业部(该行名称于2004年6月16日变更为“广东发展银行深圳分行城市广场支行”),确认公司截至2004年11月30日无未结美元保函,此前从未在该行出具美元保函。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行政复议裁决》,2005年2月17日,有关部门以科龙公司涉嫌夸大利润和披露不真实信息为立案理由,根据广东科龙有限公司等“格林纳斯”上市公司重大风险处置请示,建议对科龙公司进行检查。

2月18日,该案获得批准。

顾储君对此非常怀疑。

根据《证券及期货案件调查规则》,上市公司只有在监管机构主席办公会议通过所有表决后,才能接受调查。

“对于我的调查,只有一名负责人签字批准,这不符合程序。

”顾储君告诉记者。

目前,顾储君已向北京市第一中学提出要求,要求公开《证券期货案件调查规则》(简媜闸字[2002年第6号)中2.76亿美元保函的内容。

目前,顾储君的许多要求都没有得到回应。

同时,顾储君也向法院报告,海信科龙及其现任董事长唐郭烨涉嫌虚假诉讼,起诉海信科龙、青岛海信、海信集团等八家公司,要求赔偿综合经济损失489.61亿元。

“我不认为这个东西会卡在这里。

2016年8月30日,中央政府进行了深度重组,提出要纠正一些涉及产权的错误,解决一些此类案件。

”顾储君此时显得自信。

发表评论